<dl id="pueh5"></dl>

  • <input id="pueh5"><ins id="pueh5"><td id="pueh5"></td></ins></input>
  • <output id="pueh5"></output>
  • <dl id="pueh5"></dl>
    <output id="pueh5"></output>
    督察“回頭看”問題現原形
    2018-10-22 7:23:00 焦點訪談 閱讀量(1046046)

     2018年5月30日至7月7日,生態環境部的6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分別對河北、河南、江西等10個省(區)開展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并同步安排相關領域環境保護專項督察。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從10月16日開始,各督察組將陸續向相關省(區)反饋“回頭看”和專項督察意見,并同步移交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案卷。在回頭看期間督察組發現,要求整改的問題某些企業不僅沒有整改,反而想方設法用更加隱蔽的手段排污。

    督察人員對九江市湖口工業園的一個化工企業暗排口進行調查。無人機搭載的紅外攝像儀查找污染源,可以通過污水與江水之間的溫差進行辨識,很快在顯示屏中就發現了一個疑似排污的熱源。調查人員將疑似點挖開,污水立刻染黑了江水。

    企業負責人聞訊趕來,對向長江排放污水一事閃爍其詞。

    在督察人員的要求下,當地政府調來兩臺挖掘機對污染的江灘和疑似暗管同時進行開挖。

    果然,在企業雨水管道附近,又挖出了之前的一條雨水管道,只見這條管道中還有污水。原來,這些從石頭縫里向外滲透的污水就是通過這條雨水外排管道排出去的。

    隨后督察組的調查人員對這些污水進行了監測。結果顯示這家企業向外滲漏的廢水濃度化學需氧量達到2300多毫克每升,超過長江一級排放標準的45倍。

    經查,九江中星醫藥化工使用雨水管道,將污水排放在江灘下面,并通過各個點位向長江滲漏。目前,在長江邊上的多個滲漏點已被找到。

    目前包括企業總經理在內的多名責任人已被湖口公安機關控制,企業偷排的數量和對長江江灘造成的污染還在統計中。

    像這樣采用暗管偷排、污水直排長江干流的現象在九江市并非個例。北臨長江的彭澤縣磯山工業園,是江西省政府批準的重點開發的化工園區,這個園區的污水處理廠2015年5月投入試運行,統計數據顯示至今已處理了近500萬噸廢水。然而督察組調查發現,實際上這個污水處理廠完全就是個擺設。

    督察組的調查人員告訴記者,這個污水處理廠處理廢水使用的是活性污泥法。這種方法就是將含有各種有機污染物的廢水在充氧條件下,讓各種微生物群體進行連續混合培養,形成活性污泥,以此來分解去除廢水中的有機污染物。

    污水池中沒有活性污泥,形同虛設的污水處理廠到底是如何處理之前的500萬噸廢水的呢?

    經調查,園區污水處理廠負責人曾國林,指使九江安達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操作人員每天上班時打開閥門,抽取長江水對集水池中的廢水、污水進行稀釋處理后排放。

    目前,江西彭澤縣已依法對污水處理廠立案調查,對相關企業和負責人也分別做出了罰款或拘留等處罰。

    督察就要動真碰硬,整改則應該從嚴從實。然而一些企業和部門對之前督察出的問題非但不下力氣整改,反而想盡辦法要么逃避檢查,要么敷衍了事。這樣的情況在這次“回頭看”的十個省區中都存在。河北唐山蘆臺經濟開發區和高新區位于不同的區域,面臨不同的問題,在接到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反饋意見后,本來應該分別制定有針對性的整改方案,可是這兩個區卻拿出了兩份高度“撞臉”的方案。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記者進行了調查。

    對比兩份《貫徹落實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反饋意見整改方案》,如果不仔細看單位抬頭和具體的地名人名,可能會很容易誤認為是同一份文件,然而它們卻是2016年8月由唐山市蘆臺經濟開發區和高新區先后印發的兩份不一樣的文件。

    兩份文件都是從“指導思想”、“工作目標”、“主要措施”、“組織保障”四部分分別闡述,而且每部分又大都套著大(一)、(二)、(三)、(四),小1、2、3、4不等,里面的大小標題完全一樣,內容表述除極個別有差異外,其它全都高度一致。蘆臺經濟開發區和高新區分別處于唐山市一南一北兩個位置,區域有差異,工業結構和整改問題也各有區別,然而在這兩份整改方案上,卻并沒有體現出這些不同,反而在思想和行動上表現出了驚人的“神同步”!

    兩個地方的整改方案,竟然出現“雷同卷”,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在蘆臺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趙國林認為,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現象是因為當時沒有專題的治污目標,基層同志在接到任務后直接套用了唐山市下發的文件。

    由于事隔兩年,唐山市高新區管委會分管此項工作的調研員呂風林表示,已不能完全回憶起當時的具體情況。唐山市環保局高新區分局局長姜伯民今年才上任,根據自己的基層工作經驗,他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哪有時間真正寫一個方案?很少有這種時間,另外我們文字(水平有限),當時蔣局長干這活兒的時候,弟兄們也許從這找點兒,那找點兒,就湊了這么個方案。”

    在采訪中,兩家單位不約而同地談到,人手少,時間緊,水平低,是照抄照搬整改方案的根本原因。

    10月15號,記者來到唐山市蘆臺經濟開發區,剛下高速公路不遠,就在馬聰村看到一些生產企業冒出煙塵。記者隨機走進一家名為美星散熱器的廠房內,看到里面的工人正在忙碌,但整個廠區卻是烏煙瘴氣,氣味也刺鼻難聞。

    企業負責人說他們正在完善土地手續,手續完善后再完善環保設備。

    旁邊一家號稱售賣潔凈煤的廠區里幾個工人正在裝卸,隨著煤塊被扔進貨車車廂,煤灰隨風揚起,地上也鋪上了厚厚的一層灰塵。

    記者看到,現場作業的工人雖然都戴著口罩,但他們全身上下已全是一層黑灰。

    記者注意到,無論是外面的公路上,還是生產廠家內,污染都很嚴重。

    在一家堆滿砂石料的攪拌站里,地上的灰塵更厚,只要稍一移動腳步,就已揚起了陣陣沙塵。看到有人進來,一個工人正在一堆砂石旁忙著蓋上防塵罩,而附近的幾個沙堆,全都處于裸露狀態。

    本次環保督察回頭看發現,像這樣的督察整改態度仍然不夠堅決、甚至表面整改、敷衍整改的問題在其他一些地方、部門也同樣存在。

    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于安徽宣城市,揚子鱷是中國特有的珍稀物種,由于野外棲息地遭受人為破壞等原因,野生種群走向衰落,目前僅存150多條,遠遠少于野生大熊貓數量,保護區核心區面積為5188平方公里。

    督察人員查證,從2003年開始到2018年間,揚子鱷保護區的核心區被侵占的面積達到3平方公里,相當于400多個標準足球場面積。為了掩飾,在安徽省林業廳的主持下,保護區的附近又開辟了相同面積的區域作為填充。調查發現,由安徽省林科院編制的揚子鱷自然保護區的界樁圖比國務院批復的規劃圖整體向東北方向偏移,其中向東偏移約24公里,向北偏移約1公里。侵占的是濕地,補回來的卻是山地。

    根據遙感監測報告顯示,安徽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存在58處人類活動變化,其中16個遙感監測位點處于核心區,記者發現即使在中央環保督察后,一些新項目、企業、培訓中心仍在運行和營業中。

    在安徽宣城市政府的網站上,記者看到專門開辟了中央環保督察整改的專題界面,其中,就揚子鱷保護區的問題提出要開展拉網式清查,拆除非法建設,恢復自然生態環境,并要求在2017年11月15日前完成所有整改工作,然而督察人員卻沒有看到太大的改觀。

    中央環保督察制度已成為環境治理的一把斬污利劍,而這把寶劍的鋒芒不僅在于督察中真抓問題,還在于回頭看監督整改。但是一些地方和部門對待督察整改卻不重視、不嚴肅,整改變了形走了樣, 花樣百出,“表面整改”、“假裝整改”、“敷衍整改”, 這怎么談得上整改的落實和問題的解決?“讓制度成為剛性的約束和不可觸碰的高壓線”。這種觸碰高壓線的不作為和亂作為,在督察利劍之下都將被嚴肅追究責任。

    投稿郵箱:TouGao#yzhbw.net(#改為@) , 客服QQ:1203085793(綠色河北)
    正在加載...
    新聞中心 綠色河北 綠色生活 環保圖文 環保公益 環保輿情 今日資訊 環保學堂 麥爾購物 污染曝光 綠色家園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dl id="pueh5"></dl>

  • <input id="pueh5"><ins id="pueh5"><td id="pueh5"></td></ins></input>
  • <output id="pueh5"></output>
  • <dl id="pueh5"></dl>
    <output id="pueh5"></output>

    <dl id="pueh5"></dl>

  • <input id="pueh5"><ins id="pueh5"><td id="pueh5"></td></ins></input>
  • <output id="pueh5"></output>
  • <dl id="pueh5"></dl>
    <output id="pueh5"></output>